当前时间: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繁体中文  
学院首页 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治安管理 消防安全 诊改专栏 机构设置 通知公告 公文资源
栏目导航
新闻搜索
热点导读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消防安全 >> 正文  
 
消防演习不是狼来了
来源:  点击数: 次 更新时间:2013-12-23 10:06:35

作者:王笛,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专业本科毕业,宾夕法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)跨文化传播专业硕士,现为《麦可思研究》编辑。

2010年至2012年期间,我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时,住在一栋被我们称作山深危(Sansom West)的宿舍楼里。这栋被书店、教学楼、健身房、便利店紧密包围的建筑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而被每一位住客喜爱。但与此同时,住客们又对这里的防火警报器颇有微词。因为它多次“虚张声势”,却又怠慢不得。

宿舍天花板上的防火警报器

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我就被困在宿舍楼外了。不是忘带钥匙,也不是门锁坏了,而是赶上了消防演习。伴随着巨大的警报声和疏散口令,整栋楼的警报灯都在闪烁。门卫和宿舍管理员在楼门口把关,一边疏散楼内的同学,一边劝离像我这样正要赶回宿舍的同学。虽然都知道是演习,但没人会掉以轻心。因为不能坐电梯,许多住在十六层的同学徒步下到一楼时腿都软了,但他们也只是一边感慨住在一楼的同学幸福,一边自我调侃“权当是锻炼身体了”。

计划之内的消防演习还能让人接受,但许多预想之外的“警铃长鸣”常常令我们叫苦不迭。在我们这栋宿舍楼里,除了每间宿舍都有个“大嗓门”的防火警报器之外,楼道和楼梯间里还会有个分贝更高的警报器。

在新生培训时,老师讲过,如果宿舍内防火警报响起,在确定安全的情况下应该迅速灭火,开窗通风,切不可打开屋门。打开屋门会怎样呢?每年新生入学时,总有些人会因为没有参加培训或者培训不到位而进行“尝试”。我有个哥们就曾“亲身试法”。刚入学不久,有一天下午他在宿舍做饭,炝锅时屋内防火警报突然响了,第一次见这阵势,他一下儿就慌了手脚,灭火挥烟,顺势打开了身旁的门。这一开门不要紧,被挥出去的烟雾直接惊动了楼道的警报。接着,整栋楼的防火警报都响了,宿舍楼开始进行防火疏散。消防员闻讯赶来,迎着走下楼的同学迅速往上爬。一些知情的邻居跟消防员解释情况,保证没有发生火灾,并申请留在宿舍,可还是全被劝散了。最后这位“纵火哥”不但交了两三百美元的火警出勤费,而且背负了麻烦全楼人的“罪名”,被我们笑骂了好久。

楼道墙上的防火警报器

但实际上,在下午被防火警报“骗”出来还不是最糟的,更糟的是在第二天有期末考试的情况下,半夜三点因为警报响起被轰出宿舍。201112月的一个深夜里,我睡得正香,突然宿舍的防火警报响了。睡眼惺忪的我在一瞬间完成两件事儿:给自己一万个不起床的理由,与此同时,迅速起床抱上电脑往外走。楼道和楼梯间随处可见穿着睡衣、揉着睡眼、脚步拖沓的同学。有些同学出楼后直接走向24小时便利店买咖啡和夜宵,准备去通宵图书馆进行新一轮复习,而大部分同学则是躲到对面的宿舍楼大厅等着消防员前来排查。场面颇为壮观:一大屋子身穿睡衣拖鞋的同学齐聚一堂,有隔窗观望的,有打电话的,有看书的,有聊天的,还有站着继续睡觉的。说起来,同学们“抢救”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电脑——辛辛苦苦写了好久的论文全在里面,它可比命还重要呀!当然,与之前大多数情况一样,这又是一次“无中生有”的警报(某个同学煮夜宵时不小心触发了楼层警报)。

就这样,一批批同学带着对防火警报器的怨念,小心翼翼地煮饭、做菜……尽管防火警报器有时会认真得过了头,但在铃声响起时,同学们依然会毫不犹豫地走下楼去。

【刷新页面】【加入收藏】【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
上一篇:哈尔滨大火:消防通道不畅系“火烧连营”主因 下一篇:火灾事故中那些无法打开的逃生门